云未归

路边碰到一只流浪狗狗,听说是被别人扔掉的。应该不是什么名贵品种,是一只母狗。很萌的\(//∇//)\有意收养者私聊

花都开满了
风都渐暖了
思念在惊蛰

花都开满了
风都渐暖了
思念在惊蛰

最近公司在年终审计,各种忙,暂时无法更新了,希望小可爱们见谅~(虽然可能并没有人在意但是还是要说一声才安心(ღ˘⌣˘ღ))

恰好(中)

    天气渐渐的暖了,晴娘已经开始着手收拾他们离开的行李。

    李玉刚却感觉一日比一日不得劲儿,往日心心念念想离开,如今真得要离开了,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。霍尊这些日子倒是也来过几趟,捡着上好的人参送了过来,只是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躲着他,两人竟是一次面也没有碰到。



      这一日,日头刚刚落山,居玉苑的大门被人敲响。李玉刚开门后只见得霍尊身边的小书童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外,见了他也只是语调平淡地通知霍家商船两日后出发。

   “等等!霍少爷……他怎么样了?”李玉刚对着书童的背影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李老板关心,我们少爷好得很。与商会的金小姐相处得十分愉快,我看他们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。”书童并没有转过来,声音毫无起伏的飘过来,不知怎的却让李玉刚心中一堵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这样很好……”他甚至不知道书童是什么时候走的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屋。璧人啊……他仰着头想,他......还真是说到做到啊......

      李玉刚还是没等到霍家开船的那一天。第二天清晨,他得知,日本人半夜进城,直往霍家大院去了!

      他听说这个消息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去找霍尊,好歹被晴娘劝了下来。一整天的提心吊胆以后,天擦黑时他终于见到了霍尊。

      彼时青年站在居玉苑的台阶上,微微仰着头看他,眼里还依稀带着浅浅的水光:“李老板,对不起,说好的不缠着你,我又食言了……”说完青年就直直向后倒去,李玉刚急忙去扶,触手却是一片温热的液体。

     “快!去找大夫!快啊!!!”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那么绝望而恐惧的嘶吼,那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知道,青年在他心里的分量,比他想象的要重得多。

  


霍尊在三天后晨光熹微时醒来,那时李玉刚正不眠不休的守了他三天,眼睛里泛着可怖的血丝。

      青年看着他笑得灿烂又满足,他却觉得鼻子一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,笑起来眼睛都看不到,丑死了。”他故作凶狠的点点青年的额头,青年伸手虚虚的握住他的手指,神情里有些羞涩,有些讨好。

       李玉刚神色莫名地看了青年一会儿,忽然抽回了手指,然后在青年还没来得及黯淡下去的眼神里迅速在他额上印下一吻:“回去躺着,我收拾一下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匆忙转身掩饰自己烧起来的耳根,余光看见青年红着脸缩回被子里,唇角不由得勾出一丝温柔的弧度。

......



——TBC——

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梗又老套又狗血,所以我一直不敢放出来......

可是玉尊太冷了......逼得我不得不自割腿肉[捂脸][捂脸]好羡慕那些有梗文笔又好的太太们啊[我已经是条咸鱼了.jpg]......

谢谢小伙伴们不嫌弃~爱你们哟~


恰好(上)

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笔,OOC,拍砖请留情(名字是因为最近在单曲循环尊尊的《恰好》,跟文章没有半毛钱关系~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昏黄的烛火颤颤巍巍地跳动了几下,终是抵不过穿堂风,极不甘心地灭了。镜前的身影却没有一丝动静,似乎已经脱离了这方空间。   



   “夜里风大,你何苦这样作践自己。”门边的人到底还是开口了,声音里有几不可闻的苦涩。“霍少爷说笑了,论作践,李某自认为还比不过您。”身影这才有了点反应,开口却满是讥诮。

   “.…..你认为我在作践你?!”衣领被揪住,迫使他不得不转过头来。等整张脸暴露在月光下,才发现这人竟有一张极为俊秀的面孔。只是此时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里盛满了刺眼的嘲讽:“难道不是吗?!否则霍少爷想要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,却偏偏要将李某囚禁在这深宅大院?!外界皆传李某攀附权贵,以色侍人,想必霍少爷该是十分满意的吧?!” 

   “你!谁在你面前乱嚼舌根!”“怎么?霍少爷这是恼羞成怒了?”轻笑着拨开青年的手:“李某不聋不瞎,想知道的总是能知道的。怎么说李某好歹也被叫声‘李老板’,霍少爷当真把我认作那戏班子里任人玩弄的可怜戏子不成?!”“不、不是这样的……我……”“霍少爷怎样李某并不想知道,”镜前人站起来,明明要矮上一些,却生生将气势汹汹的青年逼退了两步:“李某只想知道,霍少爷准备什么时候放了在下?”

     闻言青年的脸色更是白了两分,眼底渗出几丝凄凉:“.…..你就这么想离开我?……”“想!无时无刻不在想!——霍少爷,您别逼我恨您!”“恨我?李玉刚,你说你恨我?……”青年看着他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。“李玉刚,你到底有没有心呐……”

 

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 

    距离那晚的冲突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了,居玉苑里当真不再出现除了他与晴娘以外的第三个身影。

    曾经那个日日都来报道的青年仿佛从不曾出现过一般,消失的干干净净,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。李玉刚坐在院子里抄经文的时候一阵恍惚,仿佛又看见青年出没在他身边每一个地方,小心翼翼的靠近,满眼的倾慕之情挡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他不由得笑自己当真是糊涂了,明明是愤怒于青年的行径的,竟还会想起他。只是午夜梦回时每每惊醒,耳边回荡的都是青年那一句轻柔而凄凉的话:“李玉刚,你到底有没有心呐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一日大雨,李玉刚不得不放弃了他每天露天抄写经书的习惯,正好晴娘也不能再在树下做绣活儿了,难得的两人一起聚到小花厅里。

    看着晴娘娴熟的温杯醒茶,李玉刚不由得笑道:“真不知将来谁有幸娶得晴娘这样贤惠的妻,到时候可要请李某喝上一杯喜酒啊。”“李老板就别在取笑我了,”晴娘浅笑着推过一杯茶:“我这一辈子看多了情情爱爱,所谓的才子佳人也不过一场笑话罢了。倒是李老板你,唱过这么多的卿卿我我,到底还是入了戏啊。”

    李玉刚端着杯子的手一顿,滚烫的茶水溅了几滴出来,在长衫上晕染出一片模糊的深色。“晴娘此话从何说起?”“这就得问你自己了,只是我看着,你这几天时常魂不守舍的,可不像是台上那个云淡风轻地李老板。”晴娘起身向外走去:“霍家如今远没有当年的鼎盛势力,我可不信霍少爷当真能困你这些时日——别急着反驳我,有人来了。”

 

   李玉刚还在为话愣神,就见那个最近频频入梦的青年进了院门,跟着晴娘径直向小花厅而来。晴娘似乎有心将空间留给他们,轻轻带上门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青年看起来比以前清瘦许多,脸色憔悴。

 “霍……”李玉刚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,刚开口就被青年打断了。“李老板不必急着赶我,我说几句话就走。”李玉刚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,这个称呼……不知为何有点刺耳。

  “我这几天想了很多,我这些时日确实无礼了。只是还请李老板信我,我绝没有一丝折辱你的意思。”青年说到这里停下,拿那双漆黑的凤眸盯着他,不知怎么了,李玉刚就是读出了一种近乎哀求的希冀。“我信你!”这句话不经思索就冲出了口。

    青年忽然如释重负地笑了:“如此就好!我自知犯下大错,也不求李老板原谅,只望还能补救。开春霍家商船会去云川,到时候还请李老板随船出城。天大地大,李老板再也不必受我困扰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说完也不管他的反应转身就走,跨出花厅门时却微微侧过头低低地请求道:“李老板,你能不能……喊我一声……”

  “霍……尊……”李玉刚现在只觉得胸口很闷,唱惯了杨玉环杜丽娘的嗓子却低哑得几乎发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青年似乎很满足的眯起了眼睛,转头的瞬间,似乎有水滴从他脸上滑落……

——TBC——

终于满足了我自从看过《恰好》MV就产生的脑洞了!霍少爷借用了MV里面西装尊的形象,emmmm......这样说来还是有一丢丢关系的嘛O(∩_∩)O哈哈~

跪求各位看官评论TAT

 @boringS  太太我终于用上了“晴娘”这个炒鸡喜欢的名字!谢谢太太!

花落梦深处(下)

霍尊没料到,他和玉先生这么快就得以重逢――在《国色天香》的舞台上。玉先生坐在评委席,带着柔和笑意看着他,一如初见的场景。他欣喜于与思念之人相见,却又悲哀于此后可以预见的疏远。

事实也正向着霍尊所预料的地步发展――玉先生完完全全表现出前辈对后辈的欣赏和爱护,言语间毫不掩饰赞美与喜爱,只是……再也没有一丝其余的感情。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那段萦绕着梨花香味的日子是他在做梦,可是家中相框里被妥帖保存的梨花又告诉他那段时光确实存在――这并没有让他开心一点,反而让他更难过了。

在这种心情的影响下,霍尊的状态显而易见的不太好。彩排的时候根本进入不了角色,歌声干涩得紧。导演很严肃地告诉他,如果他再这样下去就不能留在舞台上了。他不忍看着助理小妹为了他不停地鞠躬道歉,但是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起起落落的心情,简直沮丧到了极点。

“导演,大家今天都辛苦了,就先这样吧!”听到这个声音,霍尊猛地抬起头来,就看见玉先生噙着笑意进门,与导演寒暄几句后,玉先生远远的冲他招招手,率先走了出去。

“你这样是绝对不行的!”面对面坐在茶馆里的时候玉先生表情严肃:“你很有天赋,但是如果你不能尊重这个舞台,那不如早早回家去,也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霍尊张张嘴,想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,想说我只是调整不了自己,想说玉先生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,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
就在他垂头丧气的时候,手背却附上了一抹温热。霍尊惊讶的抬头,只见玉先生侧着头看向窗外,耳垂泛红:“我…我说的话还作数……”他愣了一会儿,反手紧紧抓住想要溜走的玉手,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后来的事情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,霍尊还是那个惊才绝艳的后起之秀,玉先生也还是那个风度翩翩的儒雅前辈;可是难得休息时会相约去看电影,后台遇见时会偷着捏捏对方的手指,这些小动作似乎又说明确实是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……

…………

又是一年三月,霄磊打电话来说老师一早就不见了,霍尊笑笑安慰他不用着急,挂了电话就背上行李出了门。

还是那个小小的古村,村尾的梨树正开着花。玉先生站在树下,披一身天光,恍若仙人。

“玉先生,梨花开了,我没有变。”
“那……尊尊我们回家吧!”

-END-

历经千难万险第一篇文终于完结啦!!!简直要喜极而泣!!!

人物极度OOC,比如尊尊进入不了状态什么的大家千万不要较真(我觉得会被赫兹打QAQ)还有好多好多东西想写,可是根本写不出来玉先生和尊尊万分之一的美好∏_∏

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各位太太的鼓励,爱你们呦(ɔˆ ³(ˆ⌣ˆc)么么哒~

花落梦深处(上)

第一次写文,文笔烂,人物OOC,求各位拍砖时手下留情QAQ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刚三月中旬,枝头已经有梨花零零星星的开放。

导演说晚上没有戏,霍尊匆匆卸好妆,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。他昨天在村尾看见一个人,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但是他发誓,那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。

霍尊循着记忆向村尾走去。昨天不曾仔细看,原来这里用竹篱笆圈出了院子,院子里有梨树,树下有青墙黛瓦的小屋。他小心翼翼的往院子里瞟了几眼,谁知对上了一双带着柔和笑意的眼睛。

后来的事情有些超出霍尊的想像,那人不仅没有对他近乎孟浪的行为生气,还打开院门邀请他进去,亲手沏茶招待他。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捧着茶杯不敢抬头:“那个……对不起……我、我没恶意……”“没关系,”那人笑着又给他添上茶水:“我这里平时都是冷冷清清的,现在倒是多了些人气。”“……怎、怎么称呼您?”“……有人叫我玉先生,你要是愿意,也这么叫吧!”不知为何,霍尊就是从话语里听出了一丝落寞。

许是因为那一丝落寞而心生不忍,玉先生的小屋成了霍尊除剧组外最常去的地方。赵丹为此还调侃他看上哪家姑娘了。他脸红了红,却没有急着否认。因为他好像……确实看上了,只是……不是个姑娘……

今天上午霍尊的戏已经NG了好多条,导演说他的眼神不够深情。他听了只觉得无力的很,明明算是两个陌生人,深情这种东西……他还真是演不出来……“没有喜欢的人吗?可以想想别的嘛。”玉先生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,拧开一瓶水递给他。他愣愣的接过水,心里一点点敞亮了起来。

你看,我有超级喜欢的人。
他就在我身边。

电影要杀青了,霍尊鼓足勇气想把这份感情宣之于口,却被玉先生打断。彼时那人站在已经开得繁盛的梨花树下,眉眼间笼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他将一朵梨花别在霍尊的衣襟上:“梨花再开的时候,你若不变,再来这里寻我……”

  -TBC-

惨不忍睹……想表达的完全没有表达出来TAT

这篇玩意儿会面世完全是因为 @曲有误_ 太太的鼓励,在这里谢谢太太,让我迈出了歪歪扭扭的第一步*^o^*

第一次写文就献给我最爱的玉尊了~希望能从稀烂的行文间窥见我对玉尊深沉的爱(⑉°з°)-♡

愿你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❤️

随笔

  天气很好,没有太阳,风很大,不冷不热的。

  这种天气我就特别不想在室内待着,想出去玩,想去一个安静又空旷的地方,办公室的小姑娘推荐我去稻城,说是很美,有空的话想去体验一下。

  上班的路上我就特别想念在老家的时候,这种天气可以走到外面的田埂上,两边是半黄不黄的稻田,风吹过来得时候会掀起一波一波的“浪花儿”,偶尔有白色的大鸟飞过来落到稻田里。戴着耳机吹着风,这感觉怎么说呢?……嗯……特别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。

  我身边总有人说“你这样不行啊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蓬勃的样子。”但是我就是喜欢安静的生活方式啊 !没办法!前段时间看新闻说95后女孩辞职隐居来着,我对我姐说我好羡慕她啊!我姐说我也羡慕啊!我要是有钱我也隐居去了!由此我发现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然后就是没钱,穷,我想象中的生活……也就只能想想了。

  天气很好,风很大,没有太阳,不冷不热的。然而我只能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做事一边做梦。

  啊多么痛的领悟。蓝瘦香菇。